设为首页   注册   登录
首页
联合会
新闻
焦点
院校
企业
视界
人物
招生
创业
培训认证
继续教育
职场风华
名校风采
政策法规
国际交流
网站服务
关于我们
  人物  

湖南教育援疆干部陈书国

2016-04-01 10:12:34 浏览:310

      “男儿壮志出西关,敢将诗情赋楼兰 拼却三年轩辕血,栽得绿杨满天山”

最美的诗,写在吐鲁番

—追记湖南教育援疆干部陈书国

 

  5年前的1月8日,长沙蓉园宾馆,赴疆前的培训会,他当场豪迈作诗:“男儿壮志出西关,敢将诗情赋楼兰。拼却三年轩辕血,栽得绿杨满天山。”

  5年后的2月19日,长沙阳明山殡仪馆,他的追悼会,亲友们悲泣着为他送别:“援疆五载,情系葡萄沟,两袖清风昭日月,交河悲恸;求索一生,魂归芙蓉国,一身正气贯星辰,衡岳长青。”

  “拼却三年轩辕血”,他用生命践行了自己的诺言;“我的爱,在高昌”,他将最美的诗,写在了吐鲁番。

  他就是湖南省教育援疆干部陈书国,去世时年仅42岁。

  立 志

  在湖南省教育厅,陈书国很不打眼:从衡阳市教育局考过来,财建处的普通科员,个子瘦小,不大说话。

  但在熟悉他的同事看来,他是“小人物有大格局”,政策水平高,理想高远,工作勤奋,做事有条理,且文字功底扎实,诗词歌赋信手拈来,还写得一手好书法,太极拳也打得不错。如果按部就班,在财建处这样的重要部门待下去,他应该大有发展前途。

  可是他偏偏另有选择。

  2011年2月,不顾众亲友反对,身体弱、一直在吃中药调理的陈书国,执意报名援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此前他就曾两次报名援疆援藏。

  “新疆那么美丽的地方,如果不将先进的理念引入,那就永远只是美丽而不是先进。”他跟好友袒露心迹。

  出 征

  作为湖南第六批援疆队的教育组组长,陈书国担任吐鲁番地区教育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分管教研和教育信息化。

  美丽的牧羊姑娘,香喷喷的烤馕,大漠火洲,红柳白杨……这是出征前陈书国心中的新疆。

  可现实不是想象。

  63万人口,107所中小学,硬件不错,区位优势也较好,但教育质量在全疆中等偏下,每年考入一本的学生不到200人。吐鲁番教育的现实情况让一向好强的陈书国压力极大。

  2011年2月23日,陈书国进疆。此时正是北方的残冬,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

  诗人气质的陈书国却无心欣赏这大西北的新鲜风光,一头扎进当地学校,深入到课堂。他渴望找到解困良策。

  他来到葡萄沟中心小学,发现这所在当地算是最好的学校,孩子们居然没有任何课外读物。

  抓教学质量,就从培养孩子们爱读书开始。

  一个月后出差回湘,他将儿子读过的课外书塞进行李箱,沉甸甸地背回吐鲁番;上乌鲁木齐,他专门到书店为孩子们挑了一堆的双语读物。

  他把这些书送到葡萄沟中心小学三(1)班的教室里,看看不够,又自己掏钱为全班20个孩子每人订了一份报刊。孩子们高兴极了,一下课就捧着书不放手。

  2012年春季开学,在长沙休假的他带孩子到就读的湖南一师二附小报到,又找到这所学校的校长、大队辅导员,商议着搞起了“春暖葡萄沟”图书漂流活动,发动孩子们捐书。一个多月后,3000多册图书就“漂流”到葡萄沟中心小学。陈书国又趁热打铁,在全地区组织开展书香校园建设活动。书不够,他就发动援疆队的老师捐书捐款。

  “我要赠你玫瑰,我要赠你魔杖,我要赠你飞毯,我要赠你翅膀。”陈书国在诗歌里表达图书漂流成功之后的喜悦心情。

  2012年7月,陈书国考上了地区旅游局局长的岗位,地区教育局打电话说有一点加班费,“大概1800元吧,他硬不要,打电话给我说让帮助给孩子们订点杂志”,工作人员回忆说。之后又有1100多元的稿费,他又让湖南来的援疆教师欧德铭拿到自己班上,给孩子们订报刊。

  在旅游局局长岗位上,惦记孩子们读书的他,又策划开展了“带一本书到吐鲁番”的活动,号召到吐鲁番的游客们,每人带本书送给吐鲁番的孩子们。

  “3年多来,游客们为我们学校带来了两万多册图书。”葡萄沟中心校校长龚亚中抹着眼泪告诉记者,现在全校12个班,每个班都有自己的“书吧”,图书都在400多本以上,而陈书国也每年掏2000多元为孩子们连续订了3年的杂志。今年2月,听到他不幸去世的消息,班上的20个孩子失声痛哭。

  陈书国来疆之际,正是湖南在中部地区率先建设教育强省如火如荼之时。“湖南摸索出了好多做法和经验,有的可以在新疆复制;湖湘优质教育资源,我们也可以通过网络通过讲座学习借鉴”。在参观了著名的坎儿井后,陈书国给自己这一套让湖湘优质教育资源流向吐鲁番地区的想法,取了个诗性的名字——打造教育的“坎儿井”。

  “当年唐代高僧高昌讲经,众人如沐春风;如今我们也可追慕前贤,延请名师讲学。”他向地区教育局领导提议。

  2011年12月6日,“丝路名师讲坛”应运而生:国家副总督学王文湛被他请来;外出学习,听到成都市青羊区教育局徐江涌局长课讲得好,也被他请来;湖南省特级教师翁光龙率周南中学优秀教师送课上门;117名老师参加心理咨询师培训;70名吐鲁番的教师被选派到湖南吉首大学,进行4个月的双语教育培训;27名教育行政干部到湖南进行为期10天的培训……培训内容、课程设置、实地考察点,陈书国都是亲自选定,全程参与。

  他还请来在湖南很有名气的原湖南师范大学校长张楚廷教授来吐讲课,3个地区,6场报告,1000多名听众,陈书国甚至还说服75岁的张楚廷教授,在吐鲁番地区设立楚廷教师成长学校。他的设想是,广延全国名师到这所“成长学校”讲课,让当地9000多名老师通过这所学校迅速成长。

  “‘十二五’期间,已培训了6352名老师。”援疆一年后,他在给记者的电子邮件中写道。

  热 爱

  这是陈书国在吐鲁番最平常的一天。

  早上6点起床,烧水沏茶,临摹书法,翻找之前买的馕,边写字边啃几口。

  之后匆匆出门,或学校或课堂或老师家,“就很少有待在办公室的”。在教育局副局长任上一年半,到学校听课100节以上,“去村小听课,起得很早”;听初中示范课,推荐老师读《第56号教室的奇迹》;甚至公考到地区旅游局局长岗位后,还推门去听援疆老师胡观清的课,并非常内行地指出那节课中——“从汉到元的政治制度”的成败所在。

  下午接待客人——来自“娘家”湖南省教育厅的青年干部们。他将青年朋友们带到“我们葡萄沟”,十几名青年干部为学校的孩子们捐款16600元;

  晚上听说吉首大学来客人,跑去一看,这不是之前的老朋友吗——吉首大学专做教师培训的卜院长,于是老友相聚变成了关于吐鲁番教师培训的研讨;

  半夜12点多回家,此时还睡意全无,于是打开电脑写听课笔记,写诗:“我的爱,在高昌……神奇吐鲁番,总是这样拨动心弦,唱着歌,我就这样走来……”

  从2011年2月22日进疆,几乎每一天,陈书国都是这样度过的。

  寒冬零下十几摄氏度,酷暑能把鸡蛋烤熟,冬天满目荒凉,狂风可掀翻火车……自然条件的恶劣,生活的清苦,与湖南完全不同的风俗和饮食习惯,如同一只只“拦路虎”,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每一个援疆人的耐心和毅力。尤其是远离亲人、朋友的孤独,更不是常人所能忍受。但是陈书国将这些艰难困苦看作一种别样的诗情,浴风斗雪,别有一番乐趣。

  “在他眼里,一切都是美的。”无论维吾尔族还是汉族,记者采访了陈书国的几十个同事,几乎每一个人都告诉记者,他对吐鲁番的热爱到了痴迷的程度,他爱那里的葡萄,爱那里的白杨,爱那里的荒漠,爱那里的百姓,甚至当沙尘暴起来的时候,他都说“吐鲁番好啊,连下的土也是甜的”。

  是的,在陈书国眼中,吐鲁番的一草一木都能入诗入画,都是无价之宝;是的,在陈书国眼中,自己不是这里的一个过客,这里已经是他的家,是他的理想他的乐园、他的全部精神寄托所在。

  所以,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最精神的时候,他最后的一句话是:“我要回吐鲁番。”

  为了融入,他不会唱歌,却提前学会了两支湘西民歌,一有活动就“献给我的吐鲁番朋友们”;后来又写出了《援疆新歌》《亲人来到援疆队》,找到教育局的同事吴龙海谱曲,至今在援疆队员中传唱;

  为了融入,他不会跳舞,却经常拉着大伙走到麦西来甫广场,学跳麦西来甫;

  为了融入,他结识了好多当地的朋友,与维吾尔族家庭结对子;听说同事们没有优盘,过年回家他带回十几个送给大家。

  援友英语老师周琦勋说,陈书国是用生命融入了新疆这块土地。走到大街上,打馕的跳舞的卖羊肉串的,好多人都能叫出他的名字;读他的诗歌,每一位援友都能真切感受到新疆的点点滴滴像电影画面一样闪过。

  如果不是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怎么能写出这样饱含深情的诗歌?

  如果不是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又怎么会在援疆一年半后,选择留疆?

  那是2012年6月,陈书国报名参加吐鲁番市的公考,岗位是旅游局局长。笔试第一的他,成功当选。几乎所有人都反对,但他依然选择留疆。他说,吐鲁番太美了,是块宝地,有历史有文化,但是开发得很不够;他说自己有3个梦想,一是重挖、修复和探秘坎儿井,复原坎儿井典故、技术和挖井人的艰苦精神;二是把葡萄沟、吐峪沟和艾丁湖等A级景区里的学校,打造成教育考察目的地,发挥教育的优势,吸引全国教育者到吐鲁番来;三是把旅游和教育结合起来。留疆,就能更好地实现他的梦想。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项目合作 | 网站公告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八大处高科技园区  京ICP备17016244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12010902000103

 邮箱:xdzjbjb#163.com(请将#换为@)QQ:240302235【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