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登录
首页
联合会
新闻
焦点
院校
企业
视界
人物
招生
创业
培训认证
继续教育
职场风华
名校风采
政策法规
国际交流
网站服务
关于我们
  人物  

新疆克拉玛依职院辅导员“吐爸爸”

2016-08-05 09:24:46 浏览:178

辅导员“吐爸爸”

——记新疆克拉玛依职院辅导员吐尔逊麦麦提·艾麦提江

吐尔逊麦麦提(中)和学生在一起。本报记者 蒋夫尔 摄

  他是维吾尔族辅导员,却被很多汉族学生称为“吐爸爸”;他的家离学校仅200米,却每个星期要在学生宿舍住3天;他的学生结婚定日子,却要看他是否有时间参加婚礼……

  他是学生们口中的“吐爸爸”——一名普通共产党员、新疆克拉玛依职业技术学院辅导员吐尔逊麦麦提·艾麦提江。

  “像父亲一样的陪伴,他给了我们克服困难的勇气”

  “在我们眼里,他不仅是一名辅导员,还是我们的‘吐爸爸’。”一提起吐尔逊麦麦提,接受采访的学生都这样说。一声“吐爸爸”,学生们竟叫得如此自然,就像在家里叫自己的父亲一样。

  吐尔尼莎·热依木是学院信息工程系教师,她和吐尔逊麦麦提一起工作了20年。“2004年的一天,正好是我的课,我一走进教室,几个汉族学生便问我,‘吐爸爸’回来了吗?”吐尔尼莎说,“我很诧异,汉族学生怎么会有‘吐爸爸’?这个‘吐爸爸’是谁?”

  从那以后,全院师生都知道,被学生们称为“吐爸爸”的,是那个名叫吐尔逊麦麦提的辅导员。

  2000年刚当辅导员,吐尔逊麦麦提就带了“3+2”计算机班。当时班上的学生们年龄小,才十四五岁,很多学生一句普通话都不会说。“孩子们年龄这么小,整理衣服都不会。早上起不来床,还动不动老哭。”吐尔逊麦麦提说。

  这样的孩子,咋能带好他们呢?吐尔逊麦麦提犯起愁来。他把所有学生的电话都记在一个小本子上,一个一个往学生家里打电话,了解他们的情况。一个星期下来,他从家长那里了解到每个学生的习惯和性格,谁吃不了苦,谁爱睡懒觉,谁不讲卫生等等,他都在心里有了本账。

  要让这些稚气未脱的学生适应大学生活,没有别的办法,吐尔逊麦麦提只能悉心照料。

  “他不仅陪着我们一起打羽毛球、篮球、乒乓球,还和我们聊天,倾听我们的想法。”学生张泽庚说,“看似随便聊聊,其实他是在悄悄了解学生遇到的困难和问题。”

  星期六、星期天,吐尔逊麦麦提也陪着学生,晚上,他便住在学生宿舍。16年来,他坚持在学生食堂吃饭,为的是和学生拉近距离。

  张泽庚感动地说:“‘吐爸爸’给了我们家的温暖,也给了我们克服困难的勇气。”

  “像父亲一样,他从不放弃一个学生”

  “如果没有‘吐爸爸’,我不可能有今天……”回忆起大一时候差点就退学的经历,毕业生袁芸哽咽着说。

  大一那年,由于家庭原因,袁芸打算退学。得知消息,吐尔逊麦麦提着急坏了。袁芸的父母已经到校门口,马上就要接袁芸回家了。

  大冬天的,零下二十多摄 氏度,吐尔逊麦麦提冲出校门,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雪地里,苦苦劝说袁芸的父母,不能让孩子退学。他说:“家里有困难,我会帮助她,同学们也会帮助她,她是个懂事的孩子,千万别让她退学。”

  “这辈子,我都忘不了‘吐爸爸’哀求我父母的场景,他是那么焦急。我当时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父亲在维护着自己的女儿,而不是一个老师在帮助他的学生。”如今,袁芸已大学毕业,有了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

  还有一个男生,到学校后,对学习不感兴趣,决定不上学了,悄悄跑回家。按常理,对于自愿退学的学生,作为辅导员,吐尔逊麦麦提给他办理一下退学手续就算完成任务了,但他不这样想。

  吐尔逊麦麦提把这名学生请回学校,和他住到一个宿舍里。像父亲一样陪着这名学生,和他谈心、谈父母、谈未来,苦口婆心帮助他解开心中的结,足足花了半个多月时间,终于转变了这名学生的想法。后来,这名学生顺利从学校毕业。结婚时,他专门邀请“吐爸爸”去参加了婚礼。

  吐尔逊麦麦提的饭卡,经常不在他自己身上。遇到家里还没寄来生活费的学生,他就把自己的饭卡给学生用。“他们就像我的孩子,我怎么能让他们吃不好饭呢?”

  有的学生不爱学习,他不仅找学生的问题,还找老师的问题。遇到学生不喜欢的课,他便去班里听上两节,看看是不是老师讲课不够生动缺乏吸引力。老师们说,吐尔逊麦麦提就像父亲一样,从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

  “孩子们口中的‘吐爸爸’,才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50岁的吐尔逊麦麦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脸上两道深深的皱纹,像用刀刻出来的一样。消瘦的身躯有些驼背,但他目光炯炯,一谈到学生就笑容满面、精神抖擞。

  刚当辅导员的时候,吐尔逊麦麦提的体重是70公斤,两年后就掉到了58公斤,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胖过。“整天忙忙碌碌,要操很多心,有时候不能按时吃饭,想胖也胖不起来。”他微笑着说。

  很多人都说,他把工作做得太细了,自己累,还不一定讨学生的好,但吐尔逊麦麦提不这样认为。“学生再小的事也是大事。”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从当辅导员那天起,我就没把自己仅仅当作学生的辅导员,而是始终把自己当作学生们的亲人。”吐尔逊麦麦提说,“对待学生,我首先想到的是,如果作为父亲,我应该怎么做。”

  学生们生病去医院,他垫付的钱,学生要还他都拒绝。然而,他对自己却很抠门。他理发,为了找家便宜的店,竟然跑四五个街区。

  各族学生合宿,他自己给学生们开设了“民族文化课”。这个课的教学不是在课堂上,而是在学生宿舍里。

  他说,各民族之间只有相互了解各自的文化和风俗习惯,才能慢慢理解对方,接纳对方,从而像一家人一样生活和学习,互相理解,互相包容,共同成长。他带的各族学生,16年从未发生过不愉快的事,大家和谐相处,一起进步。

  学校搬家后,吐尔逊麦麦提放弃教师公寓,一直住在学生宿舍,一住就是两年。他每天的工作时间最低也超过16个小时,只要学生有事他就会赶到学生身边。

  2005年吐尔逊麦麦提入党,之后11年间,他培养了40多名学生党员。当辅导员16年,他是全院年龄最大、干辅导员工作时间最长的。他16年如一日坚守在辅导员岗位上。他说:“我愿意一辈子当辅导员。”

  “孩子们一声‘吐爸爸’,就是幸福,一切辛苦都值得。”吐尔逊麦麦提眼圈红了,哽咽着说,“作为一名党员,没有奉献精神,就不是一个合格党员。我爱这个岗位,爱孩子们,为孩子们奉献是我应该做的。”

  每到父亲节这天,吐尔逊麦麦提的电话、手机短信、微信群、QQ群,嘀嘀声都会响个不停,那是学生们在向他们的“吐爸爸”祝福“父亲节快乐”。

  吐尔逊麦麦提获得过很多荣誉,但他说:“孩子们口中的‘吐爸爸’,才是至高无上的荣誉。”(本报记者 蒋夫尔)  

  (来源:《中国教育报》)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项目合作 | 网站公告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八大处高科技园区  京ICP备17016244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12010902000103

 邮箱:xdzjbjb#163.com(请将#换为@)QQ:240302235【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