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登录
首页
联合会
新闻
焦点
院校
企业
视界
人物
招生
创业
培训认证
继续教育
职场风华
名校风采
政策法规
国际交流
网站服务
关于我们
  创业 >> 创业故事  

钱颖一对话马化腾:未来的创新创业要留意跨界

2016-12-27 10:32:42 浏览:94

钱颖一对话马化腾,谈创业经、成长史——

未来的创新创业要留意跨界   

  马化腾给创业者的两个忠告

  第一,要专注解决一个痛点问题。

  总有一些小的痛点让你觉得平时不方便的,想想能不能用互联网的方式来解决。这种创业其实不需要太多人,一个人、两个人就可以解决,当你这个想法能够通过互联网来验证,再逐渐扩大,我觉得这是一个方向。

  第二,要留意跨界。

  未来的创新包括以后很多传统行业的转型,往往是跨界,而且这个产业它是会变的,不是一成不变的。这个里面你能抓到机会的话,是一个创业的好方向。

  这一天,清华学子看到的马化腾,和过去有些不一样:这是一个爱天文、爱科幻的马化腾。自承当年如果报考清华计算机系,很可能考不上。

  10月底,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参加清华大学经管学院2016清华管理全球论坛,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进行对话,谈自己的成长经历、创业中的困难及对创新创业的看法。

  马化腾和钱颖一出现在台上时,穿着差不多的深色西装、白色衬衫和黑色皮鞋。与平时留给外界的印象一致,马化腾语调平缓,声音温和,清瘦腼腆,少有大幅度的手势。但这个低调谨慎自称“书呆子”的人,意外地分享了很多成长与创业中的经历和内心感受。

  天文、科幻爱好者:从非学霸到跨界创业者

  钱颖一: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清华管理全球论坛,每年这个时候我们都会邀请一位顾问委员与清华学子交流。你是该论坛邀请的第一位中国企业家。

  没有哪一位来过的企业家像你这样,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在使用你们公司的产品,这一点苹果、IBM都做不到,可见你的影响力非常大。我想先从你的成长经历和发展说起。你是1989年入学,选择了计算机专业,当时为什么选择计算机专业?大学的经历对你后来的成长有什么影响?

  马化腾:我在中学就接触到计算机,一下就成为我的兴趣爱好,越学越觉得里面差别很大,后来读大学时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兴趣。

  钱颖一:你在大学时学了一些天文方面的课程吗?

  马化腾:当时没有,是业余时间我自己看,去找美国的资料。所有有关的问题我都看了。

  钱颖一:你是从国外买天文方面的书籍?到现在还对天文有兴趣吗?

  马化腾:对,一直都有兴趣。也可能是受我的影响,我们早期的创始人中还有很多对天文有兴趣的,有的人自己投资建了个人的天文台。

  钱颖一:天文这方面的兴趣或者知识对你的工作或者思考创新创业有影响吗?

  马化腾:没有直接影响。但你喜欢天文,会觉得自己很渺小,可能我们在宇宙当中从来就是一个偶然。所以什么事情仔细想一想,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遇到挫折时,能够稳定心态,想得更开,我觉得还是挺有帮助的。

  钱颖一:你对科幻小说也有兴趣?

  马化腾:很有兴趣。像三体这样的科幻小说,想象力很丰富。实际上小说里写出了现在的科技发展,包括未来研发的一些方向,有前瞻性,可以展望。

  钱颖一:科幻小说提供想象力,并且有一些产业的发展需要有前瞻性的想象。你在大学时,在学校学了计算机方面的什么课程,对以后很有帮助呢?

  马化腾:大学的学习还是打基础,对未来的成长非常重要,但更多要靠课外的兴趣爱好。比如说,当时计算机机房里有电脑病毒,是什么病毒,它的机制是怎样的,我们有兴趣去研究,对病毒样本进行解剖,去了解它们。

  这些都不是课堂里要求你学习的。另外,老师会找一些项目来给我们做,有的是和外面的企业合作,这是很好的锻炼机会,把这些项目从头跟到尾做完,会全方位地锻炼能力,对以后的价值是无限的,它超越了你在课本上学的东西。

  钱颖一:很多培养实际上是课程之外的学习,你对这个的印象比你上老师的课印象更深?

  马化腾:会更有用。有的同学就对这种课外项目不感兴趣。

  钱颖一:你是学霸吗?

  马化腾:我不算学霸,排在10名左右。

  钱颖一:你在念大学时当过学生干部吗?

  马化腾:没有。我们创始人里陈一丹是学生会主席,毕业时,他在上面讲,我们在下面看。

  钱颖一:最后你还能领导他?

  马化腾:没有,我们一起合作。

  钱颖一:当时你念书时对自己后来的职业有什么规划?正好是1989年到1993年这个时间段。

  马化腾:深圳是改革开放的窗口,很早我们就看到别人创业,这里创业氛围比较浓,比其他城市更早。

  那时候我的师兄们会做一些软件让我们看,我很有兴趣。我会观察这个项目的收入怎样,需求怎样,怎么实现。在这个过程中我就感觉自己是不是应该去创业。现实还是比较残忍的,那时北京有中关村,深圳有华强北。

  后来我发现,在华强北干这个活的人,都是那些不是很熟悉这个行业的、可能只有初中文化、小学文化的人,但是市场经验很丰富。我们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可能还做不了。后来我说,既然竞争不过,我们还是到企业去锻炼一下,再想创业的事情。

  机缘巧合,在一个卖电脑书的书店里,我碰到一个同学,他当时在最大的民营电信企业工作,做寻呼台的。因为我会写C语言,当时正好有个项目要用,我向他展示了,他说就是你了。离毕业还有3个多月,我就进去实习了,一干就是五六年。

  就这样,我进了寻呼机行业,大家知道QQ最早做的是网络寻呼机。也是机缘巧合,因为我很早就开始做计算机和通信。

  钱颖一:程序是你写的?

  马化腾:这个领域是计算机和通信的结合,当时懂计算机的人不太懂通信,懂通信的人不太懂计算机和网络,我刚好在中间,这在以后我们的创业中成为一个有利的条件。

  给创业者两个忠告:专注一个小痛点、跨界非常重要

  钱颖一:腾讯的很多产品都是针对年轻人,我知道你有团队在设计,但最后还是需要你来决定方向,你怎么能跟上这些年轻人的想法?

  马化腾:现在我的办法是,如果你自己不能解决的,你应该让了解的人去做。你可以多和年轻的用户接触,观察他们,了解他们的需求。你也可以通过投资的方式去投这样一个企业。另外,让更年轻的一些员工能够更快速地走上来。

  钱颖一:这几年,国内创业特别是年轻人的创新创业是一个高潮,我记得上一次创业高潮大概是本世纪初,2000年左右。你是那一次创业潮里的幸运儿,也是现在年轻人的偶像,你怎么评价这两个创业时代,对现在的创业者有什么忠告?

  马化腾:我觉得现在创业的条件比我们当年好得太多了,要资金有资金,要环境有环境,人才又多。现在这几家大的互联网公司,都在云平台上打造生态平台,创业门槛其实在降低,这是非常好的事。当然门槛低了,创业的竞争也更加激烈,比我们当年还激烈,有利有弊。总体来说,还是比我们当年的环境要好。

  钱颖一:在这种更激烈的竞争环境下,到底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可以让创业者能够脱颖而出?

  马化腾:第一,要专注解决一个痛点问题。我每个礼拜都会收到一些信件说,我可以帮你实现什么。在我看来,他想得太大了,我的建议是:你想小一点,解决一个问题。比如说,能不能用手机解决停车的问题,找停车位的问题;或者其它一些小问题,比如考勤、学校的作业安排,等等。总有一些小的痛点让你觉得平时不方便的,想想能不能用互联网的方式来解决。

  这种创业其实不需要太多人,一个人、两个人就可以解决,当你这个想法能够通过互联网来验证,再逐渐扩大,我觉得这是一个方向。

  第二,要留意跨界。跨界非常重要,现在我们说互联网+,更多谈的是各行各业的创业企业如何和互联网结合跨界。在两个领域之间——比如IT和医疗等这些跨界的领域是不是有机会,因为那是一片蓝海,其他的都是红海,再细分下去也都是红海一片。最初的时候往往就是可能懂这个的人不懂那个,懂那个的人又不懂这个。如果你两个都懂一些,就有很大的优势了。

  未来的创新包括以后很多传统行业的转型,往往是跨界,而且这个产业它是会变的,不是一成不变的。这个里面你能抓到机会的话,是一个创业的好方向。

  中国的创新如何“从一到N”

  钱颖一:今年3月,我们邀请了《从零到一》作者彼得·蒂尔到学院专门讲了一门课,讲得非常精彩,他特别强调“从零到一”。我从中国的案例中发现,实际上也不能太强调“从零到一”,因为中国很多创新是“从一到N”。这个“从一到N”中,有非常多的创新适合中国的市场,适合中国的文化,适合中国特殊的产业结构。腾讯在这方面是特别突出的,你们受到过一些产品的启发,但现在你们做出来的远远超过了之前的那些产品,这里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马化腾:整个中国互联网确实最早多是如此。因为美国是全球互联网的中心,基础类的产品创新都是美国最早提出,是非常强的优势,也不只是亚洲国家落后,欧洲都是这样。但是在应用方面结合到本土市场就很不一样了,中国的文化非常不同。而且坦率讲,同一个模式在国内,同时起步的非常多,当有一个主意出来,不到两个礼拜,就有几十个团队同时开工。国内的赛道很挤,这是最难的,这个时候往往需要更多的创新。这种创新竞争之激烈,远远超过了美国。

  有些企业已经开始出海了,你可以看到中国的公司是远超过美国的。你若跟原来的模式一样肯定走不远,两三个月之后就开始有不同了。增加很多新的、独特的、创新的点,你才可能赢得这场竞争。

  钱颖一:今年在美国的主流媒体里,有不少文章讲到中国包括微信在内的创新,甚至反过来有美国公司在模仿,Facebook上个礼拜在其中加入了外卖。美国以前的APP都是单一功能,微信是综合功能,他们现在也开始加了。有一天我在清华附近走,看到一个卖西瓜的老太太在树上挂了一个微信支付二维码的牌子,我把这个例子讲给美国人听,他们就知道,微信支付的功能有多大了。这个很有意思,突然之间觉得美国虽然在互联网行业非常活跃,中国也非常活跃。在这场竞争、这一轮创新中,欧洲或者亚洲其他以前先进的地区似乎都没有跟上?

  马化腾:整体来说中国还是比欧洲更早一点。

  钱颖一:欧洲特别滞后?

  马化腾:欧洲基本上直接用美国的产品。但我们也不能沾沾自喜,这毕竟是应用上的创新,很多基础上的创新,差距还是非常大的。

  钱颖一:在应用型创新上,中国现在比较领先,但是基础性的创新不是很领先。

  马化腾:未来像人工智能也好,也包括自动驾驶、机器人,美国在这方面未来的领先强度还是很大的。对于未来20年、30年这样长远的技术变革,应该提前布局。

  钱颖一:你觉得下一个影响世界的创新有可能是什么?

  马化腾:现在不知道,但是我自己在想,每一次大的变革,都伴随着终端的变化。PC到手机,其实是因为智能手机起来了,一切的生态都不一样。未来比如说眼镜式VR(虚拟现实)、AR(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的重合)。我觉得AR是一个非常好的有未来成长性的新终端。

  钱颖一:回顾45年人生,有没有什么感想?

  马化腾:我们还在路上,还在一直往前冲。全球10大互联网公司,有6家美国的、4家中国的,其他国家还没有,你想想为什么会这样?得益于中国的经济在蓬勃发展,过去我们讲人口红利,这个快用完了,人口红利可能没有了,但是有消费升级。产业在不断升级和提升,就有大量的机会。

  在我们改变计划生育政策后,10年、20年之后还有一波人口红利,你还可以抓住,看看下一波年轻人的需求会有哪些变化。(本报记者 赵秀红)

  (来源:《中国教育报》)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项目合作 | 网站公告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八大处高科技园区  京ICP备17016244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12010902000103

 邮箱:xdzjbjb#163.com(请将#换为@)QQ:240302235【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